• Comback椅 帕奇希娅·奥奇拉  餐椅
    Comback椅 帕奇希娅·奥奇拉  餐椅
    帕奇希娅·奥奇拉

    温莎风格椅被冠以乡村风格,但并非一成不变,在不同时期不同阶段又融入新的设计元素。Kartell的这款产品再一次享受重现经典的设计快乐,国际知名家居设计师Patricia Urquiola为温莎椅(Windsor Chair)打造了一个这款新的造型?;毓槭耸兰陀⒏窭嫉幕曰褪逼凇笆岜场币蔚奶氐?,整个框架用亚光材质,靠背的7个分支结构朝着椅腰部位向下延伸,在一个加固六角形圆圈处与纤细的轴汇合,与椅座合为一体。聚碳酸酯材质的使用赋予COMBACK一种轻盈的质感和当代风格。浸透在黑色COMBACK梳背椅里的那一分淡定从容,能让人气定神闲,默默却又不留情面地将浮华虚荣隔在门外。因为不存在彩色光谱里,白色可以说并非真正色彩。纯白色Comback Chair梳背椅,唯美得让人难以抗拒。那种与世无争的清雅,好似刚刚落入凡尘的花瓣,昭示宁静与自然。这款Comback Chair 来自意大利的创新品牌Kartell,以发梳为灵感,回归18世纪英式风格,整齐对称的典雅扮相,表现出一份沉稳内敛的韵韵意涵。木质椅角的运用,让复古气息升华其中。配搭塑料椅身的现代风格特色,不愧为一份跨越历史的新时代作品。荣获2011年Wallpaper设计奖殊荣。

    Comback椅 帕奇希娅·奥奇拉  餐椅
    帕奇希娅·奥奇拉

    温莎风格椅被冠以乡村风格,但并非一成不变,在不同时期不同阶段又融入新的设计元素。Kartell的这款产品再一次享受重现经典的设计快乐,国际知名家居设计师Patricia Urquiola为温莎椅(Windsor Chair)打造了一个这款新的造型?;毓槭耸兰陀⒏窭嫉幕曰褪逼凇笆岜场币蔚奶氐?,整个框架用亚光材质,靠背的7个分支结构朝着椅腰部位向下延伸,在一个加固六角形圆圈处与纤细的轴汇合,与椅座合为一体。聚碳酸酯材质的使用赋予COMBACK一种轻盈的质感和当代风格。浸透在黑色COMBACK梳背椅里的那一分淡定从容,能让人气定神闲,默默却又不留情面地将浮华虚荣隔在门外。因为不存在彩色光谱里,白色可以说并非真正色彩。纯白色Comback Chair梳背椅,唯美得让人难以抗拒。那种与世无争的清雅,好似刚刚落入凡尘的花瓣,昭示宁静与自然。这款Comback Chair 来自意大利的创新品牌Kartell,以发梳为灵感,回归18世纪英式风格,整齐对称的典雅扮相,表现出一份沉稳内敛的韵韵意涵。木质椅角的运用,让复古气息升华其中。配搭塑料椅身的现代风格特色,不愧为一份跨越历史的新时代作品。荣获2011年Wallpaper设计奖殊荣。

    Comback椅 帕奇希娅·奥奇拉  餐椅
    帕奇希娅·奥奇拉

    温莎风格椅被冠以乡村风格,但并非一成不变,在不同时期不同阶段又融入新的设计元素。Kartell的这款产品再一次享受重现经典的设计快乐,国际知名家居设计师Patricia Urquiola为温莎椅(Windsor Chair)打造了一个这款新的造型?;毓槭耸兰陀⒏窭嫉幕曰褪逼凇笆岜场币蔚奶氐?,整个框架用亚光材质,靠背的7个分支结构朝着椅腰部位向下延伸,在一个加固六角形圆圈处与纤细的轴汇合,与椅座合为一体。聚碳酸酯材质的使用赋予COMBACK一种轻盈的质感和当代风格。浸透在黑色COMBACK梳背椅里的那一分淡定从容,能让人气定神闲,默默却又不留情面地将浮华虚荣隔在门外。因为不存在彩色光谱里,白色可以说并非真正色彩。纯白色Comback Chair梳背椅,唯美得让人难以抗拒。那种与世无争的清雅,好似刚刚落入凡尘的花瓣,昭示宁静与自然。这款Comback Chair 来自意大利的创新品牌Kartell,以发梳为灵感,回归18世纪英式风格,整齐对称的典雅扮相,表现出一份沉稳内敛的韵韵意涵。木质椅角的运用,让复古气息升华其中。配搭塑料椅身的现代风格特色,不愧为一份跨越历史的新时代作品。荣获2011年Wallpaper设计奖殊荣。

    几何餐椅 康士坦丁·葛切奇  餐椅
    康士坦丁·葛切奇

    最受瞩目的德国设计师Konstantin Grcic 应邀为MAGIS 设计的Chair One(几何吧椅),是设计生涯中最具有标志的产品之一。办公椅体为模铸铝合金结构,经过氟化钛镀膜与塑料粉末涂布。椅子具有阻燃性、抗腐蚀性。适合室内及室外使用。以铝金属与钛金属制成的 Chair One,以多个平面以不同角度组合而成,建立起立体的外型。多个中空的三角型组合而成的座椅,不但令为用家带来强而有力的承托结构,而且还能在简单设计之中带出不一样的风格。这把椅子的惊人形象难免使人对它的舒适度产生疑问,但当你真正坐于其上,你会发现它实际上非常舒适,那些稀疏的网状结构能够极好地支撑不同体型的人体,后背上的把手也非常实用。当你知道Chair-One最初是被当作户外用椅而设计的,你会更加佩服Konstantin Grcic的缜密用心:极少的表面可以杜绝雨水,并且减少灰尘堆积,夸张的形态则令它能够在街道、建筑或自然的环境中拥有自己美学上的存在,而不是被环境所吞没。Konstantin Grcic花了三年时间设计Chair One,自2003年诞生以来,堪称Grcic精简主义风格的代表作。2006年,Chiar One为Konstantin Grcic赢得了德国政府的设计大奖。

    得力彩票